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创始院长贾康:后疫情时代下更应注意大健康方面的有效供给

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创始院长贾康:后疫情时代下更应注意大健康方面的有效供给

在第四届世界大健康博览会长寿时代高峰论坛上,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创始院长贾康分享了有关后疫情时代大健康产业发展和供给侧改革的看法。

贾康提到,后疫情时代,我们面对的总体状态、基本背景情况涉及相关的矛盾凸显。从概念的严谨性上来讲,后疫情时代的起点还没有出现,约定俗成使用的这一概念,我国是从2020年4月8日武汉解封开始,可以认为基本疫情得到相对有把握的控制,开始复工复产。世界其他国家的情况各不相同,但是都在推进疫情控制。国际上很多人按照群体免疫的观察角度,认为他们也进入了后疫情时代。

在这一阶段,我们在现实生活中还要进一步在防病、治病方面做出进一步的艰巨努力,比如说中国现实生活中管理部门还在特别强调疫苗要更广泛地覆盖社会成员,我们还在努力总结和开发可以治病、在这方面效用比较明显的药物,处理怎么样生产和得到更广泛合理应用的问题。

其次,如今大家对生命的重视程度越来越高,保健、养生、养老的要求和社会成员的平均寿命也在不断提高。与医养密切相关的还有更好的生活体验,在养生、养老的过程中要有生活中的娱乐,要有获得感和幸福感。

而这样的发展就要落到更高水平的医疗,更高的养生和养老服务方面。通过打造现代化的经济体系,在主线上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可以以制度创新进一步打开管理创新和科技创新的空间,使人民美好生活的需要得到更好满足,使之和不平衡、不充分发展之间的矛盾得到不断化解。

从理论上来讲,中央表述的社会的主要矛盾,是人民群众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发展中的矛盾。细致地分析来看,发展的不充分永远存在,永远不可能达到尽善尽美的充分状态,矛盾关系里最主要的问题是不平衡引出的不充分,这个不平衡主要是结构问题,结构是中央认定的我们所面对矛盾的主要方向,这种结构不平衡形成的不可忽视的挑战,需要我们在提升认识基础上、需求管理基础上以更高水平的供给管理去应对,进一步带出整个供给体系结构的优化,整个供给体系质量、效率的提高。

这就表明,整个供给体系里面的大健康产业,要提供有效供给,满足社会成员健康方面有效供给。但人民生活中需要得到的健康支持,虽然在产业方面要形成对接,仍然有一些并非产业属性的部分也需要对应,比如从最为托底的低保开始的基本医疗保障、养老等也属于大健康概念,形成有效供给,还不能简单对接到市场机制和产业概念上。除了我们社会政策托底的非市场部分、国民健康在托底以上部分,所有应该形成的健康医养有效供给,都和产业发展有关。托底的部分也和产业发展间接相关。这些是不容忽视的重大问题。

我们需要正视,健康产业的供给仍然是中国当下不多的短缺经济领域之一,虽然改革开放已经有40多年,总体上是告别了短缺经济时代,但是仍然可以看到纠结的现象,比如老百姓所要求的医养中的医,现在我们应该承认在实际生活中是明显存在供不应求问题的,而这种供不应求又特别明显地对接着结构的问题,在现实生活中存在的好医院、大医院、高水平医院的专家挂号都一号难求。很多的社会成员患病以后,要付出很高的代价,有的要经历几千公里的旅程到他心目中认为高水平医院求医。

另外一些医疗资源,往往又碰到闲置低效使用的问题。所以,最主要的短缺是结构特征的短缺,要在供给管理、供给侧改革方面,解决这个突出矛盾。在医疗的“治病”之前,其实还有公共卫生的“防病”环节,必须在疾病预防和早期发现方面做得更好。应及早预防疾病和发现疾病,比较早地把治疗施加到社会成员身上,力求不至于把小病拖成大病。(原祎鸣)

贾 康 简 介

第十一届、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现任全国政协参政议政人才库特聘专家,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创始院长,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博导。曾长期担任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北京、上海、福建、安徽、甘肃、广西、西藏等地方政府特聘专家、顾问或咨询委员,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国家行政学院、中央社会主义学院、南开大学、武汉大学、厦门大学、安徽大学等多所高校特聘教授。1988年曾入选亨氏基金项目,到美国匹兹堡大学做访问学者一年。1995年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1997年被评为国家百千万人才工程高层次学术带头人。多次受党和国家领导同志之邀座谈经济工作。担任2010年1月8日中央政治局第十八次集体学习“财税体制改革”专题讲解人之一。孙冶方经济学奖、黄达—蒙代尔经济学奖和中国软科学大奖获得者。国家“十一五”、“十二五”、“十三五”规划专家委员会委员、国家发改委PPP专家库专家委员会成员。2013年,主编《新供给:经济学理论的中国创新》,发起成立“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和“新供给经济学50人论坛”(任首任院长、首任秘书长,第二届理事会期间任首席经济学家),2015年-2016年与苏京春合著出版《新供给经济学》、《供给侧改革:新供给简明读本》以及《中国的坎:如何跨越“中等收入陷阱”(获评中国图书评论学会和央视的“2016年度中国好书”)》,2016年出版的《供给侧改革十讲》被中组部、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和国家图书馆评为全国精品教材。2017-2020年又撰写出版《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理论模型与实践路径》、《供给侧改革主线上的未来财税》、《财政学通论》等多部专著。2021年与刘薇合作《双循环新发展格局》一书又获评“2021年度中国好书”。根据《中国社会科学评估》公布的2006~2015年我国哲学社会科学6268种学术期刊700余万篇文献的大统计分析,贾康先生的发文量(398篇),总被引频次(4231次)和总下载频次(204115次)均列第一位,综合指数3429,遥居第一,是经济学核心作者中的代表性学者。

贾康学术平台| 版权属贾康先生,转载请注明“贾康学术平台”,感谢关注与支持!

做学问的甘苦,如鱼在水,冷暖自知,不足为外人道,但关于做学问的“指导思想”,我愿意在此一披襟怀:写出一些论文或著作并不是目的,这是探索之途上的一小步,是争取为人类的思想认识之海中加一滴水。我深信,一切人生的虚荣浮华都是过眼烟云,而真正的学术和真知灼见,才能垂诸久远。

—— 贾 康

也欢迎关注“新供给经济学论坛”

评论已关闭。